账号: 密码: 【找回密码】
一场“换稻种”的农业供给侧改革
发布人: 时间:2017-03-30
        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,意味着“种什么看市场”。怎么才能看得准?春耕时节,一场围绕“换稻种”的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试验,在新津县田间地头展开。

  

  3月24日,四川省成都市新津县烽火村,成片灌了水的稻田在阳光下波光粼粼。田坎边,新津大地农耕技术专业合作社的数十位村民正卷裤腿,准备下田播种。

  

  村民车金元眼尖,一弯腰瞧见地上堆的种子袋名称有变———“深两优5814”“晶两优华占”。“嘿,今年又换种子啦。”他脱口而出。短短3年,专合社的田竟换种了2批次共5类水稻新品。

  

  拍板换种的,是新津大地农耕技术专业合作社理事长秦洪君,“有了好的当然要换。”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,意味着“种什么看市场”。怎么才能看得准?春耕时节,一场围绕“换稻种”的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试验,在新津县田间地头展开。

  

  靠新品种收入大增

  

  秦洪君是当地水稻种植大户,田坎两侧放眼望不到边的稻田都是他流转来的。“3200亩地,今年2500亩都要换新品种。”为何频繁换种?秦洪君笑了,“换了可以多挣钱。”他掰指头算了笔账:3年前田里种的都是常规杂交稻“冈优188”,每亩地一季投入种子、农药肥料、人工和机械、土地流转费、烘干费共约1080元,而每季亩产950斤水稻、每斤1.2元,总计1140元,每亩纯收入仅60元;2015年换水稻新品种“宜香优2115”“川优6203”,种子成本每亩涨了10元,但卖价涨到每斤1.36元,亩产多50斤,3200亩纯收入就多出67万余元。

  

  靠新品种挣钱,还就这几年的事。“过去米价差不多,就靠走量。”秦洪君坦言,过去稻种就选高产稳产的,但口感普遍较糙。还是当地加工企业上门拜访后,秦洪君才意识到市场对“口感”的需求。2015年的新稻种是国家二级标准优质米,口感就要细腻不少。至于今年的新品种,“米粒长梭梭的,煮饭吃了洗碗水都是稠的,确实更好吃些!”新津县水稻田约13万亩,如今约80%为优质稻品种。

  

  产销协同即时掌握需求

  

  水稻品种成百上千,口感好的也不少,怎么才找得准能热卖的款?“我哪儿搞得准,都是加工企业每年提出新品种,大户要觉得合适就签收购协议。”秦洪君说,加工企业包销稻谷、锁定价格,省去了自行判断市场走向的风险。

  

  秦洪君口中的“加工企业”,离稻田不过半小时车程。3月24日中午,这家挂着“成都市花中花农业发展有限责任公司”招牌的工厂车间内,3条新生产线正在调试。

  

  在企业副总经理胡建新那里,找准“热卖”稻种背后的产销协同机制得到进一步阐释:借助遍布省内超市货架的产品,企业在掌握市场信息方面有天然优势,“销售月报、季报随时都在统计。一分析就晓得该选啥子品种、品相好的米才好卖。”对这些市场信息,企业通过收购协议,要求一线大户换新种等方式,间接使大户们了解并适应市场最新需求。

  

  凭借产销协同,花中花不断减少低端产品产量、提高效益。如今企业年产大米约4万吨,相当于高峰时一半,销售收入却保持每年20%增长。

  

  胡建新说:“明年我们可能就完全不生产低端产品了。”他笑言,主攻农业供给质量,加强绿色、有机、无公害农产品供给,是中央对四川的要求,也是企业眼中的机遇。

  

  政府做好“服务商”

  

  种什么稻,由市场主体说了算。那市场和政府的关系又该怎么处理?答案,就在离工厂不远的稻田里。

  

  “水稻新品种新技术试验示范基地”这块指示牌是新津县农发局农技中心副主任戴怀根竖的,“这100亩地,隔几天就播种。”“要从18个即将播下的品种中选育适合新津气候、土壤,还要比现有品种更优质、高产的水稻品种。”戴怀根介绍,县农技中心负责试验全程技术把关。事实上全县所有水稻新品种,都要在这里试验和检验。

  

  推动“换稻种”,当地政府是幕后推手。不仅是种子,产销协同中企业这一环,是政府着力引入的;大户这一环,是2012年起规模化种粮补贴催生的。

  

  但当地政府始终没有走向市场前台。

  

  “我们只管选品种,用不用是大户们自己决定,政府不会强推。”戴怀根说。

  

  这也是县里对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态度。“总书记明确提出,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要坚持市场需求导向。”该县农发局副局长张兴全认为,这意味着政府既不越俎代庖,也不袖手旁观。强化政策引导、加强服务支持,做好“服务商”“引路人”才是政府该有的角色。

重庆国家粮食交易中心 重庆市粮油批发市场有限责任公司 版权所有 通讯地址:重庆市沙坪坝区华岩一村51号 技术支持:桌求网络
邮政编码:400037 联系电话:023-65269777 渝ICP备11005834号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