账号: 密码: 【找回密码】
【特别关注】大豆拍卖日益降温 洪灾再添不确定性
发布人: 时间:2020-07-23
国储大豆第八次拍卖继续全部成交,不过自第六轮开始成交价便呈“倒金字塔”式下行,东北产区已出现“甩单”现象,现货价格明显下调,而洪灾为豆市增添了不确定性,还是提前备点货吧。

7月16日,国储第八次投拍6.5467万吨大豆全部成交,至此,国储累计投拍45.05万吨大豆(不含吉林省地储6700吨全部成交的数量),达到100%成交的结果。最新公告显示,本周23日继续投拍6.5304万吨国产大豆。
国储豆投放步伐放快,上周投拍两次,且投拍量增加,两轮之和为13.212万吨;期间又增吉林敦化地方储备投拍6700吨,其数量虽然不是太大,但一周“三拍”使得成交价格呈现一轮比一轮低的势头。

拍卖成效显著   心态渐趋平静

从拍卖过程看,参拍主体前五轮的激情较高,由兴奋向亢奋递进,成交价格分别为5216元/吨、5226元/吨、5352元/吨、5447元/吨、5460元/吨。

因前五轮拍卖粮源出库率不足45%,至7月8日第六轮,参拍主体激情明显“降温”,心态渐趋平静;第七轮市场出现乱象,第八轮致使大部分经营商陷入恐慌,引领现货价格下调,刚拍到手的豆源便出现“甩单”。近三轮拍卖成交价格呈现“倒金字塔”式,分别为5403元/吨、5240元/吨、5124元/吨。前五轮涨幅244元/吨,而后三轮降幅达到279元/吨。

从6月中旬至7月初,储备豆拍卖明显拉升东北现货价格。一度出现东北豆进入终端市场的主流价格与关内豆持平,部分优质类品种价格甚至超出关内豆,东北贸易商挺价导致豆市出现阶段性“有价无市”的现象。而此时,最大的受益者便是关内经营商,市场的倾向性采购让积压粮源在得到释放的同时,行情也得到更好提振。

上周末,东北产区除已拍粮源出现“甩单”外,现货价格明显下调。受市场观望情绪浓厚的影响,流向食品加工领域的数量依然较少。关内空库商户陆续增多,增补库存已不现实。鉴于各类进口豆价格低廉,有加工商大量搭配使用。因此,建议持豆偏多的主体,不宜太乐观,适度调整价格才能减缓后市压力。

东北恐慌甩单   现货失去支撑

之前高价拍出的豆源,仅部分有订单的商户在抓紧出库,由于出库进度缓慢,而拍卖不断。行情急跌,使得参拍主体出现“甩单”,现货贸易商失去挺价信心,终端市场去库存意向大于补库意向。

市场传闻近日黑龙江近10万吨地储豆投拍的可能性较大,令恐慌氛围更加浓厚。另有猜测认为,现已拍出的粮源(含地储)已达45.72万吨,而流出量估计不到10万吨,造成大批粮源滞留,再拍可能会出现流拍现象。
笔者认为,大豆拍卖不会就此止步,一旦出现流拍将令市场更加恐慌,说明拍卖跌幅超越拍卖底价。之前的参拍主体因高价粮没有流出,或将不再参与,蛋白企业已经放弃续签高价粮订单,大的供货商或拍到比上一轮更低的粮源。

受拍卖价格大幅下跌影响,上周末,东北产区“甩单”的主体明显增多,往日那种“抱团”挺价的现象开始“瓦解”,报价乱象陆续出现。普通商品豆现货主流报价最高时5700~5800元/吨,目前为5500~5600元/吨;部分优质高蛋白和塔选分离的大粒品种报价曾达5900~6000元/吨,但有价无市,目前报价在5700~5760元/吨之间;国储2017年产粮源经筛选后装车报价5340~5360元/吨,目前还不占主流,真正的成交寥寥无几。

进口俄罗斯大豆入关量陆续增加,上周也陆续下调报价,普通豆源过3.0筛后装车价由5240~5300元/吨下调至5140~5200元/吨,高蛋白优质类“加豆”装车价也由5500~5600元/吨下调至5300~5400元/吨,对东北地产现货有明显冲击。

拍卖粮源价格有继续回落的迹象,目前看,大豆价格仍难适应市场,因跌幅较大,贸易商心理承受能力有限,加之进口豆入市挤占份额,随着时间推移,压力会在后期集中体现。

关内挺价依然   补库难觅豆源

前期东北豆市涨速过快,市场经营商及加工企业迅速转向关内各地采购,产区之前库存的豆源销售价格也趋向理性,后期豆农剩余的种源将集中流入收购网点,亏空的库存会及时得到补给。目前,各区域收购已进入尾声,许多小商户已停收歇业,仅部分大户持有少量豆源,仍在“聚零为整”。由于价格混乱,商户离市增多,余粮明显见底,受皖南和湖北豆区水毁严重的消息影响,持有少量豆源的商户挺价意识再度增强。

近期市场对关内豆“少进慢补”,但因产区粮源库存“卖一车,少一车”,收购网点“卖空一户,停业一户”,河南、安徽、山东各地装车报价明显改观。上周初,主流装车报价在5800~5900元/吨之间,目前为5860~5960元/吨。

由于产区基本没有压力,豆制品加工企业对关内行情尚能适应。东北难以确保供应的全是2019年产粮源,即便优质关内豆入厂价高于东北豆300~400元/吨也属正常。由于关内产区向江、浙、沪输入运费较低,东北豆虽出现小幅下调,但两地入厂价格基本接近。

目前,部分企业有继续增订关内豆的趋向。而市场经营商虽有观望湖北新豆的心理,但因洪涝灾害增加了较多的不确定性,部分商户开始把目光重新转向关内产区。同时,各地不少加工作坊大量使用进口豆作为替代源。


种种迹象表明,关内各地剩余的少量豆源价格支撑扩大,短期内已没有下行空间,但现行价格上涨也有难度。建议持有粮源的商户尽可能早释放、早歇业。

长江流域水灾   影响尚难估量

安徽南部长江上游的望江、宿松、东至、安庆及华阳河农场近年大豆面积增加较多,已成食品豆生产的重点区域。经过多轮强降雨侵袭,农作物水毁严重,部分地区大豆绝收面积将扩大到120万亩,约占总播面积的80%。

湖北东部的黄梅、武穴与皖赣相邻,大豆面积比去年增加近20%,总面积近42万亩。目前看,黄梅绝收面积大于武穴,约为12万亩;另有30%的面积出现不同程度的内涝和水渍。而湖北江汉平原是市场最为关注的产区,今年大豆种植面积增幅较大,总面积有望突破420万亩,分布在石首、洪湖、江陵、监利、公安、荆州、潜江、仙桃、天门、钟祥、京山、沙洋、荆门及汉川14个市县。经实地考察,各地均有不同程度受灾,水毁绝收面积仅占5%。但各地降雨持续,部分低洼田仍有少量积水,内涝、水渍现象较重。

上周末,各地再次出现大到暴雨,因长江、汉江正处行洪期,加上石门水库泄洪,汉江北部的钟祥、沙洋、汉川、天门在水库分洪后,各类中小河流水位较高,抑制田间积水排出,大部分偏高一点的地块土壤含水较大,给大豆生长带来不利影响。

上周,监利、洪湖部分地势较高的地块已有早豆收获入市,但质量不尽人意。
因持续降雨,在棵上已出现20%~30%的“僵子”(形同水浸豆)和霉变籽,商品性较低。由于水分较大,目前已有商户启动烘干塔烘干,但大豆在烘干过程中受热不均衡,蛋白成分和部分组织急剧受热后,用来做豆制品时出浆率会大幅下降,豆渣明显偏多。

洪湖、监利已上市的新豆并非“早熟一号”品种,多为杂豆类品种,只是播期提前而已。正常天气情况下,7月25日能够上市的早熟豆集中在天门市的张港和蒋湖镇,总面积在9万~10万亩。深入田间观察,由于暴雨量级较大,后期劣变仍将升级。预计8月10日前能够收获的这类早豆,均会有不同程度劣变籽,且蛋白含量会明显降低。

各地中熟豆长势良好,但多雨寡照或导致有效结荚降低,有荚无粒和结荚少的现象较多。7月底前产区仍呈多雨天气,因此,面积增不代表总产增,有产量不代表品质好,建议销区尽早放弃观望,提前增加点东北和关内豆的库存为好。

来源:粮油市场报

重庆国家粮食交易中心 重庆市粮油批发市场有限责任公司 版权所有 通讯地址:重庆市沙坪坝区华岩一村51号 技术支持:卓求网络
邮政编码:400037 联系电话:023-65269777 渝ICP备16000442号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